• 联系方式

  • 销售经理:王 翔 138 7287 2884
    华东地区:王经理 139 0866 2884
    华北地区:王经理 189 9595 3584
    华南地区:鲍经理 134 0966 5848
    西南地区:姚经理 187 7134 0219
    联系电话:13872872884
    图文传真:0722-3309001
    业务Q Q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  电子邮箱:cspvc@qq.com
    • 高速公路巨亏:534亿运营管理费去哪儿了

    • 作者:cspvc
    • 发布时间:2015/7/13 16:50:53
    • 新闻浏览热度:

    高速公路巨亏:534亿运营管理费去哪儿了

    1665个主线收费站,一年收入了3916亿元通行费,却还是收不抵支。近日,交通运输部发布《2014年全国收费公路统计公报》(以下简称《公报》)显示,到2014年底,收费公路收支缺口达1571.1亿元,平均每天的缺口为4.3亿元。

    高速公路巨亏:534亿运营管理费去哪儿了

    “和去年相比,今年的《公报》增加了很多对比内容,细节也更加完善。”交通运输部一位工作人员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。然而,和去年一样,高达534亿元的运营管理费仍语焉不详,这笔支出甚至超过了公路养护经费,占据支出总额的第二高位。

    巨额的过路费加上国家补贴,已经超过银行的盈利能力,却平不了连年不断的收不抵支,钱都去了哪里?

    巨额亏损

    《公报》显示,去年,北京市收费公路收入为69.9亿元,支出总额为150.5亿元,合计亏损80.6亿元。事实上,北京收费公路的亏损量一直在加大,截至去年年底,北京收费公路亏损额总计债务余额为589.2亿元。

    亏损的不止北京。2013年,全年通行费收入3316亿元,亏损618亿元;2014年,通行费收入3916亿元,收支缺口为1571.1亿元,相较之前缺口进一步扩大了953亿元,翻了约2.4倍。

    收入和支出均有较快增长,但资金缺口和债务仍然进一步加大。

    2014年,全国收费公路通行费收入为3916亿元。在扣除必要的养护、运营、税费、其他支出后,剩下可用于偿债的资金为2636.6亿元。而全国收费公路支出总额为5487.1亿元。还本付息支出中,偿还债务利息2101.1亿元,偿还债务本金2106.7亿元,分别占收费公路还本付息支出的49.9%、50.1%。

    全国收费公路收支平衡结果为负1571.1亿元,即收支缺口为1571.1亿元。与2011年至2013年的缺口323亿元、缺口566亿元和缺口661亿元相比,收支缺口进一步扩大。

    这其中,除西藏、海南两省区没有收费公路外,其他29个省区市,有25个省份出现不同程度的亏损,仅安徽、广东、浙江、上海四地出现盈余。

    钱去哪了?

    对于巨额的资金缺口,交通运输部公路局局长李彦武此前解释说,亏损一方面是由于收费标准长期不变,另一方面是高速公路工程造价、养护费用逐年上升。

    据悉,高速公路成本包括基本的财务费用、日常运行成本等,收费、养护、路政,是收费高速公路进入营运期的三大业务,但行业外的人接触的可能只有收费。

    据广东西部沿海高速营运有限公司总经理吴政锋介绍,仅是隧道里的照明费用一年就要200多万,此外还有绿化、保洁、养护、检测,这些都是日常运行成本。

    “账面上看,一些高速公路即使现在盈利,经过一段时间后肯定需要大修,加上平时的维护,能否长期盈利值得商榷。而且高速公路也承担了很多社会责任。”广深高速原董事长邓崇正对媒体表示。

    “简单地说,2013年,全国收费公路每收取10元通行费,有8.62元用于还本付息,1.07元用于公路养护,0.59元用于税费支出,1.25元用于运营管理,其他支出0.29元。”交通运输部有关负责人此前表示,在还债的8.62元中,有4.67元是偿还利息,有3.95元是偿还本金。

    不过,业内人士透露,这样的收不抵支,和统计口径有很大的关系。政府统计口径中的“通行费收入”是进入财政大盘子的那部分,不等于高速公路的全部通行收费。以广深高速为例,据拥有48%股权的港资企业年报显示,2013年通行费收入31.69亿元,其中15亿余元归属于该公司,而这部分是不计入财政统计的。

    此外,北京圣大律师事务所主任赵瑛峰也提出疑问:建设成本上升、还本付息较多都可以理解,但“账本”显示,运营管理支出远远高于公路养护,原因何在?

    此前,审计署曾对18个省份的高速公路收费进行专项审计,结果发现,有一些地方的高速公路经营企业,一边是高额福利,一边是超编严重。有一家企业编制27人,实际多达156人。有些企业甚至把资金挪用建设楼堂馆所、投资理财。

    而高额的管理费用,更表现在高工资上。广东省内高速公路上市公司年报显示,高速路公司董事、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年收入大多在50万元以上,最高报酬可达96万元。

    另一方面,高速公路企业习惯将付出的各种费用最终都计入了建造成本,抬高了造价。深圳一位从事高速公路标示标牌材料的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:“一般标的额的20%都用在招投标各个环节的‘打点’上了,这些费用最终都计入了建造成本。”

    审计部门2013年曾对安毛高速等5条高速公路进行审计发现,不足500公里的高速公路出现多计工程款、使用假发票等问题资金90亿元。各类贪腐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了高速公路的修建成本。从纪检机关调查的案件中可以发现,高速公路中涉及的非法资金主要是感谢费、陪标补偿费和掮客回扣。

    “既然交管部门已经‘晒账本’了,那就希望能晒得更透明、更彻底一些。将高速公路每一笔投入、支出都细化、写明,让大家明白自己交的通行费最终去向了哪里。”业内人士表示。

    粤高速董事长朱战良也建议政府出台白皮书,将广东省高速公里建设投资情况、收费情况向全社会公布,“公布一些大的数据,投资多少,收费多少,哪些高速盈利,哪些高速亏损。这样一下子就清楚了。”

    此外,各地过度依赖收费公路政策,也造成了政府公共财政对公路基础设施的投入不足,收费公路规模过大、债务风险加重等问题,收费公路政策调整和法规修订亟待加强。

    不过,海通证券一份研报认为,高速公路行业未来有望面临更好的政策环境,高速公司未来几年资本开支较前几年将大幅减少,在汽车保有量增长等积极因素影响下,高速公路行业盈利拐点或已到来。

  • 公司简介 - 新闻中心 - 产品中心 - 联系我们 - 留言反馈 - 网站地图
    业务Q Q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电子邮箱:cspvc@qq.com  
    销售电话:13872872884 传真:0722-3309001  公司名称:程力专用汽车股份有限公司 
    Copright © www.cspvc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鄂ICP备13004284号-430 地址:湖北省随州市南郊平原岗程力汽车工业园
  • 鄂公网安备 42130202001443号